????();

????说实话,以吕宝瑜的家族势力以及聪明才智,陈飞宇很难想象,究竟是什么事情,能够让吕宝瑜感到麻烦。

????“严格说起来,这件事情的确跟你也有关,而且也理应由你来处理。”

????吕宝瑜笑着说道,同时握住陈飞宇的手,引导着他在自己光滑的脸上轻柔抚摸。

????“什么事情?”

????陈飞宇微微惊讶,接着脑中灵光一闪,已经猜到了大概,道:“莫非是中月省左家的事情?”

????吕宝瑜微微颔首,雀跃道:“不错,正是关于中月省左家的事情,飞宇果然跟宝瑜心有灵犀呢。”

????“中月省左家来找你麻烦了?”

????陈飞宇心下了然。

????当初在省城妙天水榭,中月省左家少主左柏轩协同宗师强者刀伯,一同前往妙天水榭向吕宝瑜提亲,恰巧被陈飞宇撞见。

????吕宝瑜非但拒绝了左柏轩的提亲,还指明喜欢的人是陈飞宇。

????左柏轩恼怒嫉妒之下,非但轻蔑挑衅陈飞宇,而且还主动向陈飞宇发起生死挑战,结果被陈飞宇斩杀。

????而随同左柏轩一起来的宗师强者刀伯,也同样死在了陈飞宇手上,甚至就连左家的传家宝刀—纯阳宝刀也被陈飞宇当做了战利品,送给了周月心。

????可以说,中月省左家和陈飞宇之间,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敌,而整件事情皆因吕宝瑜而起,再加上吕宝瑜和陈飞宇之间的情侣关系,左家自然连带着吕宝瑜也给恨上了。

????此刻,吕宝瑜叹道:“一开始,中月省左家看在我师门的面子上,行事还多有克制,只是一直在向吕家施压,想让我们把你交出去为左柏轩报仇,哼,也不看看我吕宝瑜是什么人,我怎么可能傻到把自己男人交出去?

????他们真是白日做梦!”

????陈飞宇听吕宝瑜说的有趣,忍不住笑道:“后来呢?”

????“再后来,左家或许是耐心渐渐消磨光了,不断派人来吕家,甚至其中还有一些杀手,要不是我修为还算可以,说不定都要被他们给暗杀了,不过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无奈之下,我和左家家主通过一次电话。”

????听到左家派出杀手去找吕家的麻烦,陈飞宇心中杀意陡生,不过依旧柔声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????吕宝瑜继续道:“他给吕家下了最后通牒,限期到这个月月底为止,把你交给中月省左家的人处理,不然的话,他会持续不断请‘天狼榜’上的杀手进行暗杀,而且到那时候,目标就不仅仅是你和吕家,而是包括乔凤华、谢星轩、秦家姐妹等等所有跟你关系密切的人。

????而且除了‘天狼榜’外,左家本身的实力也很强大,他们若是真狠下心来省城搞破坏,我们吕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们,我觉得事关重大,所以只好来玉云省,当面把事情告诉你。”

????陈飞宇原本神色还保持正常,但是听到左家打算针对乔凤华、谢星轩等女下手时,心中杀意再也按捺不住,一股滔天剑气猛地爆发出来,席卷整个情侣餐厅。

????龙有逆鳞,触之必杀,敢对陈飞宇身边的女人下手,那就要做好承受他滔天怒火的心理准备!餐厅的工作人员只觉得从心底莫名其妙涌上一股恐惧之意,双腿一软,纷纷跌坐在地上,惊恐之下,额头出现一层冷汗。

????这股杀气来的去,去的也快。

????陈飞宇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,原本有若实质的杀气,转眼间消散一空。

????服务员们顿觉心底恐惧感消失,勉强站起来后,依然有些心惊肉跳,纷纷猜测起来,刚刚那股恐惧感到底是怎么回事,难道正好有ufo从天上经过,发射出一种诱导地球人恐惧的外星高科技武器?

????他们哪里知道,真正的始作俑者正是安稳坐在餐厅中的陈飞宇!陈飞宇压抑住内心的杀意,沉吟道:“距离月底还有一段时间,等这些天我把玉云省的事情解决完后,亲自去中月省左家一趟,解决掉这个麻烦。”

????寺井千佳还没抓到,“传国玉玺”也没抢回来,现在又得解决中月省左家的事情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不过以陈飞宇的性格来说,事情虽多,一件一件解决就是了。

????吕宝瑜担忧地道:“中月省民风彪悍、武道大兴,不提经济,单论武道的话,无论是长临省还是玉云省,都远远比不上中月省,你去中月省的话,岂不是自投罗网?”

????“放心,自投罗网从来不是我的行事风格,我既然敢去玉云省,自然有我的底气与依仗。”

????陈飞宇自信笑道。

????仿佛是被陈飞宇的自信所感染,吕宝瑜嘴角也翘起了笑意,道:“那好,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中月省。”

????陈飞宇考虑过后,还是摇头道:“不了,中月省的确比较危险,你跟着我一起的话,如果遇到危险我会分心,还是我一个人去的好,反正踏灭左家,也用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????吕宝瑜一愣,什么叫踏灭左家用不了多长时间?

????喂,那可是在玉云省都排名前几的强大武道世家好不好,说的好像毫无排面一样!吕宝瑜感觉自己晕晕乎乎的,拿起红酒喝了一口压压惊,好不容易心情才缓和下来,摇头苦笑道:“不愧是名震长林的陈飞宇,果然霸气非常,让我头疼不已的左家,在你眼中竟然那么容易解决,如果不是知道你言出必践的话,我都要怀疑你故意安慰我了。

????好了,不提左家的事情,说说你在玉云省的经历吧,虽然在电话里也简单说过一些,但电话里终究说不清楚。”

????“好,这里正好有酒有故事,希望能得宝瑜倾城一笑。”

????陈飞宇举杯示意,喝下一口红酒,将自己在玉云省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,捡了些重要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????吕宝瑜越听越是震惊,等陈飞宇讲完后,她整个人已经处于震撼之中,道:“飞宇,你在长临省做到事情就足够让人震惊了,想不到你在玉云省的经历,更加的震撼人心。

????一位传奇、十一位宗师尽数死于竹林之中,经此文湖山一战,算是彻底奠定了你玉云省霸主的地位,宝瑜的倾城一笑,远远抵不上你的惊天一剑,宝瑜为你感到骄傲,干杯!”

????陈飞宇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正准备继续倒酒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,而且还是个陌生号码。

????能知道陈飞宇手机号码的人寥寥无几,而且每一个都跟他关系很密切,所以见到陌生号码后,陈飞宇有些惊讶。

????接听电话,听到手机里传来带着丝恭维讨好的说话声,陈飞宇在最初的惊讶过后,嘴角便翘起了然的笑意。

????看了眼吕宝瑜,陈飞宇微微沉吟,对着手机说出了情侣餐厅的地址。

????等陈飞宇挂断电话后,吕宝瑜第一时间问道:“飞宇,是谁打的电话?”

????陈飞宇摇头笑道:“一个有点小聪明的人。”

????没过多久,情侣餐厅的门被推开,一名身穿西装,长相帅气的青年走了进来,在餐厅内左右张望,看到陈飞宇后,立即露出惊喜之色,快步走了过来,带着些激动、忐忑、紧张之意,躬身道:“陈先生好。”

????陈飞宇斜觑了他一眼,玩味笑道:“奚少怎么有雅兴想起来见我了?”

????没错,给陈飞宇打电话,并且来到情侣餐厅的人,正是奚家二少奚存剑。

????奚存剑不敢抬起头,恭声道:“我想投靠陈先生,希望能够得到陈先生的支持,让我当上奚家的家主。”

????奚存剑心里清楚,只要能够得到陈飞宇的支持,奚家家主之位可以说是唾手可得,所以才找到魏风凌,好话说尽要来陈飞宇的电话号码,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。

????吕宝瑜知道奚存剑又是一个有野心的人,略微打量了奚存剑一眼,便收回目光,优雅地享受面前的精致菜肴。

????她已经猜出来了奚存剑的身份,堂堂十大家族中奚家的二公子奚存剑!“想不到原先风光无限的奚二少,在飞宇面前竟然如此低声下气,看来这段时间,飞宇真的把玉云省闹了个天翻地覆。”

????吕宝瑜想到这里,嘴角翘起一抹笑意,风华绝代!陈飞宇玩味道:“我记得我跟你曾有过矛盾,你为什么会认为,我会支持你当上奚家家主?

????而且退一万步来说,现在的奚家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随时都会倾覆,你就算当上了奚家家主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????虽然陈飞宇语气平缓,但摄于陈飞宇的威名,奚存剑内心紧张万分,额头出了层冷汗,道:“诚如陈先生所说,现在的奚家,的确随时都会倾覆,但那是因为有陈先生这柄利剑,悬挂在整个玉云省各大家族的上空,如果排除陈先生的因素,奚家依然有庞大的资本,每年利润几十亿华夏币。

????所以奚家灭亡与否,不在其他,全在陈先生一念之间,换句话说,只要陈先生想让奚家存在,奚家就能蒸蒸日上。

????如果……如果陈先生能够支持我成为奚家家主的话,我愿意诚心投靠陈先生,并且献出奚家30的股份,使陈先生成为奚家第二大股东,每年至少好几亿的分红。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极品花都医仙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欢迎大家访问:海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wxiaoshuo.com/book/22286/590/